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

青蛙电影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

旗下栏目: 资讯 搞笑 pc蛋蛋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

首页 > 网络视频 > 资讯 > 海银系频涉内幕交易 重要平台停摆

海银系频涉内幕交易 重要平台停摆
来源: | 作者: | 人气: | 发布时间:2019-05-10
摘要:

  周靖宇/制图

  曾在A股市场凶猛举牌的韩宏伟、韩啸父子,最近又频现新动向。与大股东缠斗5年后,韩宏伟开始从东方银星实质性撤退,4年前韩啸对ST岩石(原“匹凸匹”)的凶猛举牌,也被监管层指出牵涉内幕交易,并直接点名其本人。

  另一方面,近两年韩氏父子控制的海银系庞大公司群也明显收缩,部分重要平台停摆或表现异常。证券时报记者调查发现,韩氏父子家族相关公司牵涉进众多“民间借贷纠纷”,并被指“非法贷款”、“套路贷”。

  A股新动向

  韩宏伟、韩啸父子家族控制的庞大公司群,在媒体公开报道中多有“内部存在复杂的家族纽带关系”之称。层层穿透之下,事实也确实如此:天眼查显示,韩宏伟目前实际控制137家企业,主要包括海银集团、豫商集团、豫商典当等;韩啸实际控制着241家公司,其中最主要的是五基金;另外,王滇、王贺(韩宏伟妻子的姐妹)主要控制银领金融,王子、黄炎、王昆峰、朱汉亚等疑似宗亲或关系密切人员控制其他公司。这些公司群被市场统称为“海银系”。

  2014年前后,韩宏伟、韩啸相继以其控制的海银系相关公司,在A股凶猛举牌而知名。近期,曾被韩氏父子举牌的两家公司爆出新动向:刚刚从各种诉讼纠缠和证监会调查中缓过神来的ST岩石,又被上海证监局查实涉及内幕交易,而且直指五基金实控人、ST岩石董事长韩啸。

  4月初,上海证监局开出内幕交易罚单,对违规交易ST岩石的牛散张绍波没一罚三,开出超1亿元的罚单。该罚单多次提到五牛股权投资基金2015年对ST岩石的举牌,以及ST岩石董事长、五牛基金实控人韩啸,称韩啸与张绍波两人关系密切,且内幕信息形成后至公开前,张绍波与韩啸通讯联络十分频繁,认定韩啸是内幕信息所涉收购事项的主要决策者。

  2014年前后,韩宏伟、韩啸父子在A股市场连续举牌天目药业、东方银星、ST岩石等,如今其举牌公司中有两家涉及内幕交易。在举牌东方银星过程中,重庆市公安局曾对豫商集团以涉嫌泄露内幕信息罪、王沛(韩宏伟妻子)等人涉嫌内幕交易罪立案侦查。

  不过,在与大股东争斗5年后,豫商集团最近已开始实质性撤出东方银星。今年3月11日至4月4日,豫商集团快速减持东方银星,持股比例在不足一月间由22.52%下降至12.52%。这是在去年7月份豫商集团主动向大股东抛出橄榄枝后,在东方银星的实质性撤退动作。

  2014年前后,曾是韩氏父子企业发展最为迅猛之时,旗下不少公司成立或崭露头角。不过,记者发现,2018年下半年以来,不仅是从东方银星撤退,而且韩氏父子旗下公司也收缩明显麻烦不断,部分平台停摆或表现异常。

  海银系近况

  记者近日调查中发现,天津一起民间借贷纠纷背后直接牵涉海银系旗下重要平台银领金融,以及韩宏伟家族成员王滇、王贺、王子、黄炎、王昆峰、朱汉亚等人。

  天津玉鼎商业楼产权目前在金地康成名下,物业管理则为广友物业,蔡光野为广友物业实控人、金地康成原大股东。2014年5月和2014年9月,蔡光野通过黄炎进行了两轮借款,金额分别为1.845亿元和1.77亿元。在2016年5月至10月,其又通过自然人王子借款2.35亿元,主要是用来“平黄炎借款”。

  当事方蔡光野告诉记者,这些借款看似是向自然人王子、黄炎等民间借贷,但背后实际出借方均是没有贷款资质的银领金融。蔡光野还表示,他的多次还款都是王子、黄炎或银领金融等委托、点名转账给其他自然人(王滇、王沛、韩啸等),之后却不被承认,“相关方互为利益整体,这是典型的套路贷”。

  而且,记者调查发现,直接或间接牵涉到韩宏伟、韩啸的民间借贷纠纷不在少数。天眼查显示,韩宏伟周边风险529条、韩啸周边风险830例,仅看韩啸的300条法律诉讼中,就有相当数量的民间借贷纠纷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以韩宏伟、韩啸为首的海银系,控制着大大小小超千家公司,其中以各类基金公司、财富管理公司、互金平台、小贷公司、担保公司、租赁公司、典当行等为主,可谓错综复杂。

  作为海银系旗下重要P2P平台,海银会去年已现停摆迹象。去年9月初P2P雷声滚滚之时,海银会也曾爆出逾期,公司解释为“由于底层资产处置复杂,涉及到税务等清算问题,影响投资人投资款与收益支付时间”,而在此之前,海银会官网及微信已长时间停更。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“去年5月份以来公司就没有再发产品。”

  另外,韩氏父子旗下重要公司官网也多现异常:豫商集团、银领金融无法打开;海银会网站近期多日无法显示主要内容,工作人员称是“技术故障”,经记者电话提示后第二天恢复,但仅剩下安全保障、媒体报道等内容,且最近更新时间为2018年1月;五牛基金官网最新内容停留在2017年11月,且所留联系电话也颇为神秘,工作人员先是称“这里不是五牛基金,你打他们官网电话”,同时表示帮忙联系五牛基金人员,后来又称“这里也是五牛基金”,但具体是什么地方却始终未明确告知。

责任编辑: